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泉城先生的博客

沟通、交流、学习、借鉴、娱乐、休闲,搭建一个展示心灵的舞台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父老乡亲】一位耄耋老人封存60载的童话  

2013-03-19 05:01:59|  分类: 《艺术欣赏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[父老乡亲]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位耄耋老人尘封60载的童话

      ——赏读“八旬老叟”詹春江老人的小说《重圆》

 

蛇年春节甫过,老家同学的夫人文姗发短信说:年前,年近八旬的老父亲整理了上世纪50年代写得一篇小说《重圆》,意欲让我过目。这位老人是位乡贤,名播远近的秀才。他一生躬耕于教坛,桃李四方,写一手好文章,书法更多获褒奖。耄耋之年,笔耕不辍,准备结集印刷,令晚生敬佩有加。

对于小说,我一向未曾恭维。便在QQ里下载收存。后来想,一位老人将尘封了近60年的小说,今天拿出来,必有难以忘怀的情结。今借闲暇,便打开阅读起来。

故事从60年前,“一个星期天的夜晚”拉开序幕:鲁北某市机关大院宿舍,咯噔儿!咯噔儿!门外走廊里响起清脆的高跟皮鞋敲击着水泥地板的声音……

我一口气读了下来。关闭屏幕,掩卷而思。脑海里闪回出,60年前一位意气风发、激扬文字的文学青年。然而,回过神来似乎看到,老人修改完这篇作品,揉搓着斑驳的双手,如释重负:忘掉吧,都是老黄历了。

读懂《重圆》,必须了解上世纪50年代的中国社会的政治背景。评价《重圆》,必须理解当年的作者是位血气方刚的青年,这是打开《重圆》情结的一把钥匙。粉碎“四人帮”后,中国文坛拨乱反正,收集了著名作家王蒙、刘宾雁、邓友梅、刘绍棠等当年被打成“反党反社会主义大毒草”的文学作品,作为《重放的鲜花》载入中国文学史。这是判断《重圆》文学价值和历史价值的标尺和真谛。

《重圆》故事背景:上世纪50年代,新中国进入激情迸发的年代,伴随着《新婚姻法》的诞生,在《小二黑结婚》、《李二嫂改嫁》等电影戏剧的热闹声中,一场“离婚”运动席卷全国。作品通过主人公朱明子与农家女吴小丫“离”又“重圆”的婚姻故事,真实再现了那一代青年男女在“离婚”大潮裹挟下,传统与现实、自私与善良、激情和无奈交织的纠结,大胆揭示了在极左思潮下扭曲的婚姻观和价值观。故事以团圆结局,用批判的眼光,讴歌真善美,至今品读作品依然感受到强烈的时代气息和现实意义。

主题鲜明,直面现实这是一篇“干预生活”的作品。作者敢于直面现实,触及社会矛盾。当时贯彻新婚姻法,与传统封建婚姻观念决裂,是促进社会进步。但是,推行《新婚姻法》几乎成了政治运动,便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了。于是,作者借主人公之口,总括了当时的“喻世警言”,从反面亮出自己的观点:“离还是不离,是对婚姻大法持何态度的大是大非问题。离了,就算大是;不离,就是大非。离了的,就是进步青年、积极分子,就是一种光荣。否则·······”这话,在当时具有相当的社会震撼力。结尾处又说:“他们的重圆,可喜可贺。愿天下有情人永保眷属。”在那个以“离婚为时尚”的社会背景下,敢于触动爱情、呼唤真情,要冒相当的政治风险,须有无畏的勇气。

 形象立体,有血有肉。主人公朱明子作为农村青年,他不能摆脱父母之命的旧婚姻模式,中学时期就娶妻成婚。新婚姻法的政治背景,同学挚友的相继离婚,令心地善良淳朴的他陷入痛苦与矛盾之中:他无法违拗一双老人,不忍舍弃农家妻子,甘做“老夫子”、“落后分子”。考入大学,走进省城,“男女青年卷进这一史无前例的旋涡,争相挣脱那封建婚制的枷锁和镣铐,去获取那新时代婚姻的自由”的潮流,终于冲决了旧婚姻的堤坝。他违心却又不无荒唐之嫌地诱导吴小丫办理了离婚手续。

吴小丫:她没有文化,却有一双勤劳的双手。高兴时用眼睛表达,痛苦时用泪水诉说,有眼泪往肚子里咽。她理解自己的丈夫,成全了丈夫。她说:“当时在区政府里,只要我透露上一半句,我们也就难离成了。”另外,像郭秘书、大妞、赵良等几个形象用寥寥数语,把外在形象和内在气质勾勒得活灵活现。足见作者把握与驾驭人物性格特征的娴熟技巧。

 情节生动,文采飞扬在情节设计上流畅自然,跌宕有致。语言表述紧扣场景,入情入理,显示作者把握小说技巧的功底和运用语言的功力。文中设计郭秘书婚变再续、火车上梦中会妻、回家婆媳怄气等情节,既出乎意料,又在情理之中,为情节发展和人物刻画,做了铺垫,使人物更加丰满,有血有肉。

朱明子“离婚”后,回到省城,一场噩梦使他幡然醒悟:“又转而自责起来:你这个自私的东西,原是你咎由自取、自作自受,干么总去埋怨别人?当初他们说你爱那个枯瘦的女人,既是实在情形,干么你要至死抵赖、硬是不敢承认呢?当时你脸红什么?犹豫什么?搪塞什么?为啥不理直气壮地顶住抗住?”几句话,把思想矛盾,纠结自责,吞吐两难的朱明子刻画得淋漓尽致。

面对“离婚”的吴小丫:“她沉吟了一下,接着又说:‘既然如此,我们便没有什么别的话可谈了。’说完她紧紧咬住嘴唇,委屈万状地将其余准备要说的话,困难地吞咽了下去。然后,爬上炕去,拉过一条被子连头带脚盖住,脸朝窗子躺下去了。”这样的情节、语言,如亲临所见所闻,形象逼真。

再现生活,高于生活。小说中的主人公朱明子,是个典型的孝子,敦厚朴实,不违父母;他也是个重信义的人,尊重爱妻,不弃糟糠;总之是个孝敬父母,爱妻爱家的好儿子、好丈夫。这就是这篇小说的立意。而作者的生活经历与小说中朱明子几乎吻合。据了解,作者也恰是中学时期结婚,大学毕业返乡,一生执教不悔,与贤妻相濡以沫,风雨几十载,几经政治风波,始终不离不弃。由此可以得出结论:生活中的作者,是位好儿子、好丈夫、好父亲。

作者的生活经历为小说提供了坚实的创作素材,反过来小说又再现了作者完美的人生阅历,两者互为映衬,和谐出一首生动的人生之歌。总之,《重圆》具有高度的文学价值,体现了优秀的人生观,是作者人生的艺术写照,是人生的巅峰之作

 

最后,说说作品的不幸和有幸。小说诞生于50年代,那是一个政治帽子满天飞的历史时期。而与作者同时代的王蒙、邓友梅、刘宾雁等一批才华横溢的青年作家,都先后因文学作品而获罪,打入地狱。《重圆》从主题思想到艺术水平均与时代相符,若一旦发表,作者的政治命运或将在劫难逃,不堪设想。而《重圆》尘封60年之久,才拿出来面世,是《重圆》的不幸,也是《重圆》的有幸,因为《重圆》经受住了时间的检验,《重圆》的主人公和作者的人生是圆满的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9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