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泉城先生的博客

沟通、交流、学习、借鉴、娱乐、休闲,搭建一个展示心灵的舞台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父老乡亲》 嫂子(原创)  

2011-05-14 06:24:04|  分类: 《父老乡亲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父老乡亲》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嫂    

  枣花盛开的日子,我回到了故乡。

小土屋不见了,眼前一溜五间大厦房。老枣树依旧躬着腰,撑起一片绿色。一条细长的新枝丫伸到我面前,好象在说:来吧,这就是咱家。我低头嗅了一下,一股恬淡的馥香沁透心尖儿。

嫂子立在门口,见了我竟楞了一下神:“是他叔,快屋里来……”

嫂子看上去依旧清爽,只是背有点驼,头发间白,大约40多岁了吧。我心里估算着。

二十多年前的一天,几声震耳的“神枪”响过,在公社的喇叭声里,哥哥用裹着红绸子布的“国防车“,把嫂子从二十里外的村子接来。喜日过后,哥哥去县城干临时工,嫂子红着脸把我塞近她那热乎乎的新被窝。我胆怯的象只小猫,蜷缩着。第二天说啥我也不去。娘劝我:“你嫂子胆小,你作个伴。听话。呵!”

 记得,嫂子那时收拾完家务后,经常帮我补习数学,还讲一些我当时听不大懂的道道。有一次,我的数学在班里得了第一名,扯起奖状,一溜烟跑回家。嫂子正哈腰抱柴火,我猫腰轻脚地朝嫂子背上一拍:“嫂子万岁!”嫂子脸上象绽开一朵花。

在我得记忆里,嫂子走路轻轻的,总是微笑着做饭、洗刷,微笑着扛起锄头下地。临出大门,还忘不了回头说一声:“娘,俺走了!”声音柔柔的。邻里的爷爷奶奶都说俺摊了个好嫂子,我不懂,但光知道嫂子做得鞋和脚,耐穿,还是疙瘩底呢!

 大批促大干口号喊的震天响的那年,母亲去了关东姐姐家,剩下我这个“老生子”只好跟嫂子生活了。当时,我已经半大小子了,对嫂子除了敬重,还平添了一种莫名的“隔阂”。有一次,嫂子给我缝制了一个小裤头叫我试试。我脸上象着火般,一气跑到村边的小树林里。嫂子不知出了啥事,唤着我的乳名直追出村子。

 又一个枣花盛开的季节,高考恢复了,我被金榜提名。嫂子从铺柜底下拽出一床崭新的被子:“他叔,俺跟你哥还没有用过,带去吧。”按照农村习惯,嫂子割了肉,包了水饺。当全家围拢饭桌时,嫂子却坐在里屋的炕沿边,一个人抹眼泪。

“他叔,你们吃吧,咱家能出息个人,俺喜欢。”

 打那我知道了嫂子的身世。她在娘家时,曾经是学校的尖子生,由于家庭成分不好,而被迫辍学。结婚后又连累哥哥没有能够转为国家正式职工。生活就是这么不公平,她心里委屈呵。

 第二天一早,嫂子默默地携着一篮子鸡蛋朝公社供销社走去。我逗孩子的当儿,嫂子回来了,她从怀里掏出一个花布包,凄然地说:“他叔,别嫌少,先拿着,等队里分了红,再给你邮去……”我再也控制不了,跑到院子里抱住老枣树使劲地撕抓着……

我走了,带着枣花儿的清香,清香如屡缕缕情思,斩不断,理不乱。

 回家几天,拜见了左邻右舍,叔叔大爷。晚上独自一人站在村口,当一道流星划过天幕,坠落地平线时,我才突然感到,嫂子确实老了。她的一点一滴“烛油”似乎已熬尽,却照亮了我生活的道路。

    哦,当那流星的光消逝时,满天的星斗不是更加明亮地微笑吗!

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原载《农村大众》 1988年11月26日沃土版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2)| 评论(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